君迁子

淡圈。暑期不定期诈尸XD

【周江】木鱼声起

这又是一篇特别,特别,特别,短的,一发完的,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的,还有些ooc的短篇

怎么写都只有考试作文长度怪我怪我。

没关系我开心就好233


黎明时分初起的熹光,在浓雾散布着的林间形成一道一道的层次。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无故信步走到这里来,更不知道这座不高的小山丘上竟然还藏着一座寺庙。

清晨古寺里的木鱼声,单调地重复地飘荡在林间。一声一声,很清脆很决断,像是一个一个的句号。

黄墙黑瓦,屋檐上站着象征祥瑞的圣兽,脸上却写满了狰狞。

庭园里有个小和尚,穿着明显大一号不合身的衣袍,举着同他人一般高的扫把,心不在焉地扫着地上的花瓣和落叶。一下一下拍打在地上的扫把,没有把落叶聚在一起,而却让它们和着灰尘悬在了空气中。

而阳光却是不染尘埃的,晕在落花上,晕在殿前的空地上,晕在小和尚的脸上。

他向来不信佛,却仍是走了进去。

从老和尚递过来的签筒里,他抽出一根木头。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知道。

于是他转头,想问个明白,却只看到老和尚的背影消失在禅院里,找不到了。

他抬起头。绣着大朵莲花的红色垫子前,几根烧掉一半的香烛供着不知何方的神圣。

他平生第一次,向虚无缥缈的鬼神请求一个答案。

佛祖的眉间透着男子的英气和女子的娇媚。脸上是笑着的,笑容很慈祥又很轻蔑。

莫名,有点像那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

于是他在一个照得到阳光的角落里,拿出了随身带的素描本,对着佛祖画完了最后一页上,他的侧脸。

有小和尚好奇地跑来围观,少见的客人,刚想开口问就对上远处老和尚的眼神,只好识相地乖乖闭嘴。

江波涛。

他一遍一遍默念着这个名字。

念他如江水般温柔的眼神,

念他如山泉般清亮的声音,

念他带给他的内心的波涛汹涌。

纸面上那人安静的侧脸,

稍稍勾起的嘴角,

直看向远方的眼神。

仔细看了看,又觉得好像不太像他了。

 

他突然有种想冲出去找他的冲动。

片刻后冷静下来,意识到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该如何开口。

他明明是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明明就只隔了一层透明的薄膜,只要有一个人轻轻伸手一捅,两人就能扩散入对方的生活,波澜不惊地。

而不知道另一个人是怎么想的,周泽楷一直就固执地认为,这种事不该由他这种不善言辞的人来完成。

于是两个人的关系就始终如此地暧昧不明。

他应该耽溺在如此牵扯不断的交错纠缠中吗?

最后的最后,只好无奈合上那本里面只有一个人的素描本。

木鱼声还没有停止,而一声一声绕梁不绝的绵腻的回声倒好像是一大串省略号了。像是小和尚扫着永不落地的花朵,随着风,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是有始有终,也是无始无终。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