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迁子

淡圈。暑期不定期诈尸XD

「昊翔」少年年少


这次又是短篇hhh
幼年唐昊x幼年孙翔
写前三分之一的时候智商不在线所以……嘤嘤
(啊喂不要为自己的ooc找借口)
跪求从500字以后开始看啊啊啊
跪求大佬指教怎么写开头😂



三面环海的岛屿,到处都闻得到海水的咸味混着海鱼的腥味。
一筐一筐的活蹦乱跳的鱼被皮肤黝黑的壮汉从船上抬下来,运到旁边的鱼市场里。

于是这咸腥味中又多掺了一份汗臭。

唐昊第一次看见孙翔的时候,孙翔正窝在一筐一筐鱼的后面,看着自家晒鱼干的摊子,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人们。

唐昊是这一年夏天才搬来这个地方的。

他见过孙翔几面,认得他,毕竟这个小岛是这么小。
而今天的唐昊有够闲的。
蹲在了孙翔旁边,
“嗨啊看鱼干有什么好玩的吗!”

“蛮好玩的,比如小朋友你看啊这鱼活蹦乱跳的……”

于是孙翔就给他列了许多点好处。


话说这脑回路好像不太对吧。

终于等孙翔理完了所有论点。唐昊才把憋了半天的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我们去沙滩那边玩吧。”


于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脑回路根本就对不上的人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莫名奇妙地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嬉笑打闹,泼水捉鱼。
都没有长开的骨架,就这么暴露在夏日的艳阳下。

相互呵痒时如此靠近的身体,

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

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照唐昊的话来说“你快把你软糯糯的小猪肘收回去啊!你影响到我摸鱼了!!!”

夏天就应该是这样的。

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美好的事物上。

玩累了就上岸,在沙滩上刨着沙子,搜寻五光十色的贝壳,根本对接不上地大谈特谈根本就是瞎扯的未来。


“哇!这贝壳好好看!好的归我啦”

“你你你怎么这样!这贝壳明明是我先发现的啊!”

“是我先捡起来的啊!”

当然了,唐昊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不假思索就从嘴里拿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已经被他唆小了一圈的糖。

下一秒少年的嘴里就被甜腻的糖果塞住,说不出抱怨的话了。

“这种糖超好吃的!糖里还裹着一颗小话梅呢。看哥哥多疼你。”

少年真的认真地品味了一下。

莫名还蛮好吃的。

少年嘟着嘴也就不再抱怨了。

赤着脚玩着软软的沙子,把脚深埋进去,然后再艰难地跳出去,再埋进去,再跳出去,就这么一深一浅地自娱自乐地前进,换来前面已经跑了很远的唐昊的转身,停步,并且无情地嘲笑。

于是两人就吹着口哨,走走停停,

沿着不长的沙滩,

从晨曦走到黄昏,

从寒冬走到酷暑。

骨节蹭蹭拔高的声音,

海浪摇曳的声音,

都融化在少年清亮的口哨声里了。

而路终有尽头。

那一年夏天的末尾,现在回忆起来,孙翔好像就只记得什么唐昊说他随父母搬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唐昊和他解释了,但他好像一句都记不起来了。

“那里会有沙滩吗?”他问

“应该不会吧。那里好像没有海。”唐昊少有得一脸认真。

“那好可惜。”

“是啊。诶我听说张婆婆家是女儿前两日掉海里被鱼吃掉了。我不在了你可千万不要被吃掉啊哈哈哈”

就在下一秒唐昊就恢复了他刚刚进入少年时期的特有的嚣张。

“你吓唬谁呢?我听说内陆地区有老虎狮子什么比鱼更可怕的东西你才会被干掉吧!鱼有什么可怕的我吃他们才对啊。”

居然连一句真的算是告别的话都没有。

“我们绝对会再见面的。”


很多年以后连孙翔都不太确定这个叫唐昊的人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哪怕只有一个夏天。

他会不会只是一个自己太孤单而臆想出来的角色。

因为他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

普通故事里的人物离分前不应该留下什么信物以便以后的抒情和回忆么?!

孙翔仍旧坐在鱼市边的沙滩上吹着口哨。


许多色彩斑斓的热带鱼,

许多明亮的鱼的眼睛,

在丝绸般的闪亮,

金属与宝石的光的相互交映里,

和海底的珊瑚,

荧绿色的水草,

闪烁着光芒的贝壳,

虾蟹奇异的甲壳以及每一片透明的鱼鳞,

都随着那个人的远去而一同都沉入不可记忆的海底。

而只有那些盛装华丽和五彩缤纷,

才能证明一个遗忘在岛屿的夏季曾经如此繁华。


落花水香茅舍晚

断桥头卖鱼人散

孙翔很喜欢这句新学的诗句
他觉得很有意境
同学们都已经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么艰涩难懂且悲伤的句子

而唐昊也会怀疑到底自己是不是曾经遇到过这么一个头上有天线的脑回路清奇的小孩子,

在无意间买到话梅棒棒糖的时候,

在无意间翻到曾经小时候捡到的贝壳时,

在无意间路过鱼市场的时候

在无意间闻到那股海边特有的咸腥味时。

他会想起他,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孙翔:“我不太懂你们的思路也不是很想懂。因为你们头上没有天线”

说罢指了指头上的一小撮竖起的呆毛。

唐昊“有天线才不是正常人吧。”

孙翔“所以我不是很懂你们,你也不是很懂我。”

评论(7)

热度(32)